馬三立經典相聲段子-買猴 

出版品內的劇本,包括網友聽打出來和官方釋出的劇本

版主: blackwind

馬三立經典相聲段子-買猴

文章funnydeadfish » 週五 5月 09, 2008 3:27 am

甲 噢﹗您哪好啊?

乙 好啊,好啊﹗

甲 少見,少見。

乙 可不﹗有很多日子沒看見您啦。

甲 是啊,我呀,工作太忙,所以,咱們很少見面。

乙 是,您在哪兒工作?

甲 我還在那兒。

乙 還在哪兒?

甲 啊。

乙 還在哪兒啊?

甲 在那個……公司。

乙 市政公司?

甲 不,不是﹗公司。

乙 進退場門公司?

甲 也不是。

乙 什麼公司?

甲 千貨公司﹗

乙 千貨公司?

甲 對。

乙 沒聽說過。

甲 是啊?

乙 我知道有百貨公司﹗

甲 大呀﹗比那大得多﹗我們公司比百貨公司還大十倍﹗

乙 ﹗

甲 所以,就叫“千貨公司”。

乙 啊,你們公司在哪兒?

甲 在那個……哪兒?早先在大直沽,后來搬小王莊去啦﹗

乙 我怎么沒看見過?

甲 你沒看見過?這……這守密的﹗

乙 啊?這公司還守密?

甲 反正我在千貨公司。

乙 噢。您在那兒搞什麼工作?

甲 我呀,我在採買科。

乙 採買科。

甲 我是採買員。

乙 啊。

甲 各處去辦貨。

乙 是啊?

甲 這不最近辦了批貨嗎? ﹗太好啦﹗

乙 是啊?

甲 太需要啦,嘿﹗這貨辦的,太好啦﹗

乙 辦來的縫紉機?

甲 不是。

乙 單車?

甲 也不是。

乙 電視機?

甲 哎,更不是啦﹗

乙 辦來的什麼貨?

甲 這個……猴兒。

乙 猴兒?

甲 對,猴兒。

乙 哦,皮猴兒、棉猴兒?

甲 不是﹗猴兒﹗

乙 什麼猴兒啊?

甲 猴兒嘛,就是那個活的﹗渾身上下都有毛的那猴兒。(學猴狀)

乙 耶……。

甲 就有這么一天呢,我在我們家呀,剛要吃晚飯,這時候,我們寇里頭通訊員給我送家裡一張緊急通知。我接過來一瞧,上寫著是︰三立同志,今派你到東北火速買猴五十個。緊急任務,馬上動身。

乙 喲?

甲 我一瞧︰噢?緊急任務?

乙 啊。

甲 我得走,完成買猴任務。買火車票,奔東北呀,我走。

乙 哎?等等,等等﹗您這個公司買猴干什麼呀?

甲 是啊,可說呢。

乙 什麼叫可說呢?

甲 對呀﹗

乙 我問你吶,買猴干什麼用?

甲 我也納這個悶兒了嘛。我想︰我們千貨公司貨物齊全,我們絕不能賣猴兒啊﹗

乙 對呀﹗

甲 猴有什麼用啊?

乙 是啊?

甲 喔﹗后來我一想,對﹗我想起來了。

乙 想起什麼呀?

甲 猴有用﹗

乙 有什麼用啊?

甲 猴兒能看家。

乙 啊﹗對對。你們這千貨公司,大企業,樓上樓下,科室多,部門兒多,哪一部分不得用幾個猴兒看哪﹗……這不像話呀﹗有用猴看家的嗎?

甲 那不對嗎?

乙 不對。

甲 那猴兒有什麼用?哎?猴能耍呀,哎,耍呀﹗帶著小花臉兒,穿著小紅衣裳,一敲鑼,“ ……,耍一趟”。

乙 好好好﹗你們公司有耍猴兒部?那成馬戲團啦﹗

甲 對呀﹗

乙 那猴干什麼用啊?

甲 干什麼用?我又一想︰哎?對啦﹗猴有用。

乙 有什麼用?

甲 猴毛有用。

乙 干什麼呀?

甲 猴兒毛織毯子、織毛衣,對不對?

乙 織毛衣?好,穿上猴毛的背心,猴毛衣,那好﹗穿上蹭痒痒玩不是﹗不成﹗

甲 要不然……你說買猴兒干什麼用?

乙 那我哪兒知道啊?

甲 那怎么回事呢?

乙 哎,也許,這通知他給你寫錯啦﹗

甲 噢,這通知寫錯啦?不能﹗

乙 不能?

甲 不能、不能、不能﹗老馬已經調走啦﹗誰還能辦這種錯事兒啊?

乙 老馬是誰呀?

甲 咳﹗從前我們寇里呀,有一位文書,姓馬,叫馬大哈。

乙 馬大哈?怎么叫這個名字啊?

甲 就是馬馬虎虎、大大咧咧、嘻嘻哈哈。

乙 好嘛﹗這叫什麼名字呀?

甲 他外號叫“馬大哈”。他是我們寇里的文書,寫字的,一些通知呀,報表呀,文字材料啊,都歸他管。這馬大哈的工作不認真。

乙 是。

甲 總是遲到啊、早退呀,交假條啊,不上班。就算他上了班,也不干正經的,坐在那兒啊,打電話,跟他對象聊天兒玩兒。

乙 哦。

甲 遇上我們這位課長啊,不管大事兒小事兒,他都要書面通知。他倒不怕費紙。

乙 哈﹗文牘主義。

甲 可不是嗎?有一次就這樣嘛。課長要派一位王同志去辦事,找馬大哈給寫通知。馬大哈沒來,天天遲到,兩點上班,三點三刻才來。

乙 好嘛,遲到了一個多鐘頭。

甲 課長一看馬大哈來了,“哎,老馬﹗你給王文元寫個通知,讓他到錦州道批發站提貨,明天就要辦。快點兒﹗”馬大哈,“哎,好啦﹗”慢慢騰騰地、不慌不忙地,點上煙、沏上茶、拿起筆來,要寫通知啊,就在這功夫,就聽“嘩愣愣……”

乙 哎?這是什麼響啊?

甲 電話來啦。找馬大哈,馬大哈接電話一聽,“喂﹗老馬呀﹗看電影去呀?我買了票啦﹗啊?啊,去呀﹗”

乙 這是誰呀?

甲 這馬大哈他對象,經常倆人兒在電話聊天兒。

乙 噢。

甲 馬大哈,“什麼什麼什麼?什麼電影?什麼片子?”那個說︰“是啊,我告訴你呀,《冷酷的心》。我沒看過,快點兒來啊。”馬大哈,“哎﹗我不行﹗我在班上,沒有時間去呀﹗”“哎喲﹗你看看你,我都買了票啦﹗完了,完了﹗不看不看吧,我知道啦,你對我就是‘冷酷的心’﹗”

乙 咳﹗這挨得上嗎?

甲 馬大哈這就沒辦法了。“哎﹗等等我去,我去﹗這你著急干嗎?我去呀。你在電影院兒門口等我,我馬上就到。”“啪﹗”撂下電話,操起筆來這就寫,大筆一揮,三下五除

二,他寫得真快,寫完了,課長也沒細看。

乙 喲喲﹗

甲 簽字、蓋章。通知送走了。馬大哈裝模作樣的,還開個聯單,好像是上醫院看病去那意思吧,拿著聯單,大搖大擺,出門走了。

乙 上醫院了?

甲 哪兒啊,電影園子啦﹗

乙 咳﹗

甲 人家出外辦公的這位同志呢?接到通知,一看就愣了。

乙 是啊。

甲 寫的是︰文元同志,今派你到錦州批發站提貨,明日辦妥﹗一瞧就急了。

乙 是啊?

甲 天津離錦州一千多裡地,明日辦妥?人連飯都沒吃啊,跑到火車站,買票,走啦﹗到哪兒去啦?錦州啦。哪兒找去?哪兒找這批發站呢?沒有啊。給天津打長途,回電話聯繫一下,一問呢,好嘛﹗錦州道批發站,就這兒﹗

乙 您瞧瞧﹗

甲 少寫一個字,他就寫個“錦州批發站”。

乙 這多耽誤事啊。

甲 少寫一個字,讓人家跑出一千多裡地去。

乙 那甭問了,他讓你去東北買猴兒,準是他寫錯啦。

甲 哎,不能,不能﹗不是他啦。從打他那回弄錯了,給他調工作了,不當文書啦﹗

乙 干什麼去了?

甲 給馬大哈調倉庫,當管理員了。

乙 噢,那就好啦?

甲 更糟啦﹗

乙 怎么啦?

甲 嗨﹗馬大哈的工作到哪兒也好不了。

乙 是啊?

甲 讓他到倉庫去,當管理員,正趕上倉庫進貨,來了五十桶香油啊,五十桶桐油,這一百桶油啊。

乙 哎,你等等,怎么你們公司還賣油啊?

甲 你看看,千貨公司﹗千貨公司嘛。

乙 太齊全啦﹗

甲 為嗎叫千貨公司?什麼都有啊。

乙 噢。

甲 這一百桶油啊,模樣都差不多,要不細看,簡直分不出來。

乙 您瞧瞧﹗

甲 正趕上馬大哈值班。倉庫主任怕他有這手兒,怕他弄錯了,“老馬,注意一下,千萬別弄錯了。”馬大哈,“嗨﹗這你就甭管啦?有辦法呀﹗”

乙 他有什麼辦法呀?

甲 倒是想出辦法來啦﹗他裁了五十個紙條,每一個紙條啊,寫上倆字──“香油﹗”又裁了五十個紙條,每個紙條寫倆字──“桐油”,他想著往油桶上就這么一貼,得﹗

乙 就釐清啦﹗

甲 就滿亂啦﹗

乙 怎么?

甲 他字條寫好啦,拿著糨子瓶兒,要去貼去呀,就在這工夫,“嘩愣愣……”

乙 得﹗電話又來啦﹗

甲 找馬大哈,馬大哈接電話一聽,“喂,老馬﹗看戲去﹗”

乙 好嘛,還是她﹗

甲 (學女)“看戲去呀﹗啊?你快點買票去。《杜十娘》,我愛看。李甲、孫富,快點兒﹗你快點兒買票去。”馬大哈,“看戲我也買不了票,我值班呀,我出不去呀。” 電話裡就急了。(學女)“喲﹗你看你這人,你不說嗎,怎么說了不算呢?你不說看評戲嗎?完了,完了,算了吧﹗甭看啦,我知道了,你跟李甲一樣,你對我都是假的。”

乙 咳﹗這挨得上嗎?

甲 馬大哈這就沒辦法了,這兒對付,“得得,你別著急,我去,我去。我現下找杜十娘買票行不行?”

乙 啊?托“杜十娘”買票去?

甲 他都急得不知說什麼好啦﹗

乙 咳﹗

甲 撂下電話,戴上帽子往外跑,要買票去,剛一出門兒,又跑回來了。

乙 怎么?

甲 標籤兒還沒貼哪。

乙 對呀﹗

甲 拿著一百個紙條,“啪啪……”,真利索,一會兒工夫都貼完啦﹗

乙 貼上啦?

甲 就沉住氣了。趕緊出門,打聽打聽,評戲《杜十娘》票哪兒有賣的?黃河呀,黃河戲院。一聽黃河戲院,撒腿就跑。

乙 哎﹗

甲 直著倆眼跑起來啦。

乙 好嘛﹗

甲 連單車都追不上他,汽車都不躲,倆眼都直了﹗直奔黃河戲院跑下來了。

乙 好嘛。

甲 老遠到那兒一看,還挺高興,門口兒人不多,沒排隊的。

乙 好。

甲 ﹗一瞧,高興﹗掏錢,進門把錢往柜台上放,“兩張﹗同志﹗兩張,兩張前排,兩張《杜十娘》,前排﹗”人一問,“你買什麼?”“《杜十娘》﹗”“你看看這兒哪兒?”一瞧︰得﹗藥鋪。

乙 好嘛﹗成神經病了。

甲 都慌了神兒了,好不容易找著黃河戲院了,買著了。買了兩張評戲的票。

乙 這他就行啦。

甲 他是行啦﹗倉庫可就亂啦﹗

乙 怎么?

甲 馬大哈就這么一慌、這么一忙啊,標籤全貼錯了。

乙 是啊?

甲 桐油桶貼香油,香油桶貼桐油。

乙 那趕快揭下來吧﹗

甲 誰都不知道啊。貨都發出去了。三天以後,食品加工廠糕點部來人了,送來了兩包大八件,兩包蛋糕。

乙 送禮來啦。

甲 正在這兒看呢,一瞧︰又來了,某個大學校食堂管理員,抬著大食盒來的。正趕上人家學校會餐,打開食盒蓋一瞧,桐油炸丸子、桐油回鍋肉。

乙 嘿﹗

甲 桐油辣子雞、桐油黃花魚。

乙 這怎么吃呀?

甲 四個大菜,人帶筷子來的。把人氣的,人臉都氣白了,拿著筷子,“幾位、幾位,受累嚐嚐,嚐嚐這丸子瓷實不瓷實?”

乙 那還不瓷實?

甲 桐油炸丸子可不瓷實嘛﹗正亂著哪,一瞧︰又來了,木器行,家具公司送來了香油油的桌子,又抬進來香油油的椅子。

乙 沒聽說過。

甲 你說,這怎么坐呀?

乙 這怎么坐。

甲 沒辦法,賠禮道歉,跟人家說好的吧﹗賠償人損失,這才算完。

乙 馬大哈呢?

甲 馬大哈認個錯吧,輕描淡寫地做個檢討也就完了唄。干脆,調工作﹗不讓他當管理員了。

乙 干什麼去啦?

甲 調走啦﹗傳達室﹗

乙 噢,傳達室。

甲 到傳達室工作了,離我們科不遠兒,在我們科室旁邊。馬大哈老毛病──愛串門兒。

乙 那可得留神哪。

甲 哎呀﹗大伙兒早都注意了。從他走了以後,我們寇里這文書就換了,換了一位姓王的,王文書。寫得好,不單寫的字好,這個人哪,做工作特別仔細,非常認真,一點也不鬧錯,好,好﹗就一樣不好。

乙 怎么?

甲 這王文書啊,愛鬧肚子。

乙 哎喲,腸胃不好。

甲 這腸胃不好啊﹗只要說去廁所,哎呀﹗刻不容緩﹗

乙 ﹗

甲 當時就得去。

乙 哎呀﹗這叫什麼毛病?

甲 也不算大毛病,反正大家伙都相信他。王文書仔細,不鬧錯。尤其我,我相信王文書,這個人絕對沒錯。所以,我在家接到通知,我一看派我到東北買猴,五十個,緊急任務。我想︰這一定有要緊的用項,別耽擱。

乙 對。

甲 趕緊走﹗

乙 走吧﹗

甲 奔東北了,頭一站我就到沈陽,到沈陽一打聽,人說︰“這地方你買猴?買不了,這城裡哪有賣猴的。”

乙 就是。

甲 “你到商業局聯繫也沒有啊,這地方沒有。山區﹗山區找 獵戶,手裡都得有猴。”我想也對,上山區。哪兒有山區呀?我就想起來了,長白山哪。

乙 對呀﹗

甲 長白山上,準得有野獸、野猴啊﹗對,那兒找去﹗到長白山這幾個村裡,我也不知道誰家是豬戶啊﹗找著一個村裡,先找負責人,找著生產隊的大隊長。這老頭子六十多歲, ,挺好﹗說話挺客氣。我說︰“您是隊長?我們是天津來的,千貨公司的,到這兒來買猴兒,買五十只猴兒。我們聽說你這兒有獵戶,獵戶手裡都有猴啊﹗您多幫忙,您帶我呀,找這個獵戶啊,我們完成這個任務。”這隊長看了我半天,“這個……到這兒買猴兒,哎呀﹗這個不好辦。咱長白山上是有猴啊,可是咱們這兒有幾家獵戶啊,他們不願意去逮猴,因為猴啊,第一樣說不好逮;再說猴兒啊,銷路又不大,所以這獵戶們都不去逮猴。”我說︰“那別介﹗隊長,您得大力支持,幫忙啊﹗我們是國營企業呀,我們正需要這東西。國營企業就是國家需要啊,您還不大力支持嗎?無論如何,我不能空手回去呀,我得買上點子猴啊,您得幫忙﹗”這隊長說︰“你們要是非要不可呢,這個……我家呀,倒是有倆猴兒,可就是老一點了。”我一聽,“老一點?老一點,老一點吧。”我說,“您家有倆,多少錢一個?您打算賣多少錢?”老頭說︰“咳,我不要錢,我還要錢?送給你啦﹗既然國家需要嘛。我留著也沒有什麼用處,你就帶走,算我獻給國家了。”我說, “好哇﹗我跟著看看去吧。”到他家一瞧︰這倆猴老的﹗牙都掉啦。

乙 咳﹗太老了就別要啦﹗

甲 不要?你說不要?不要哪兒找去呀?老點也得要,死不了 就要。我說︰“行﹗先來這倆。”我說,“別人家還誰家有哇?您給我找找獵戶啊,我得要五十個呀,現下這兒有兩個,我回去也沒法交待呀﹗你是不是……您找找獵戶,您動員動員,讓他們逮逮猴,好不好啊?”隊長說;“我看也是不行。咱們這兒啊,有這兩三戶啊是獵戶,他們都去逮猴我看也逮不了五十個,要是全村人都去還可以。那這樣吧,咱們今天晚上啊,開個會,開個全村大會,咱們在會場上動員一下,讓大家伙兒在業餘時間哪,去逮逮猴兒。大伙兒要是願意去呢,這不更好嗎?”

乙 哎。

甲 我一聽也行。我說︰“對對,開個大會,主要看您的了。您一說話,動員大伙︰走﹗上山逮猴兒,那沒問題。”晚上開會,哪兒開呢?就找這么個大院子開會,人還不少,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三百多位,喲﹗這人哪﹗人家不知道開什麼會呀?哪知道是這么個會呀?擺幾個桌子、擺幾個凳子,隊長、村干部、村婦聯主任,都坐一排。我也坐那兒了,把我還擺當間兒。

乙 您瞧,哎﹗

甲 我坐正當間兒。這隊長就站起來了,“咱們開會吧。都別說話啦﹗這個……現下呀,有咱們上級領導派來這位同志啊,到咱們村啊,買猴來啦﹗咱們大家呢?咱們就附應這個號召哇,最好哇,咱們在業餘時間呢,咱們就逮逮猴兒。下邊呢,咱們就請這位同志啊,把這個買猴兒的意義,當前國家需要啊,這個重要性給咱們大家伙兒講一講,啊﹗咱們大家伙好好聽一聽吧﹗”

乙 哎,是得聽聽。

甲 我一聽,喲?他讓我講,我心說︰我怎么辦?我認為隊長站那兒號召大伙,走哇﹗逮猴去﹗不完了嗎?他讓我講,沒辦法。隊長這兒鼓掌,“哎,咱們歡迎吧,歡迎吧﹗”這一歡迎,大伙“嘩嘩”一通鼓掌,我就站起來了。我往桌子這兒一站,我先給大伙鞠了躬。

乙 噢。

甲 “同志們,老鄉們﹗我們是天津千貨公司的﹗到這兒來買猴兒。我們首先感謝村干部、隊長、各位同志們對我們來買猴的大力支持。我嘛,表示深深的謝意。”

乙 還挺客氣。

甲 “這個剛才,隊長讓我把這個買猴兒的意義和當前國家需要這個重要性,給大家伙講一講。”

乙 那講吧﹗

甲 “我呢,對這個重要意義呢,理解的也不夠深刻,知道的不多。”

乙 知道多少,談多少。

甲 “哎,在這個不理解中加深理解吧。啊,這個當前,咱們國家正在大規模生產建設時期。這個猴呢,當然是沒有什麼用處啦﹗”

乙 多新鮮哪?這猴兒有什麼用處?

甲 “但是大家都知道,這猴是很不好逮,猴是很聰明的。啊﹗咱們這人不就是他們變的嗎?”

乙 咳,你說這個干嗎呀?

甲 “對。究竟我們來買猴,有什麼用處,我們來講一講。”

乙 好,講吧。

甲 “這第一點︰猴哇,能夠看家。啊,見著生人就撓,就抓呀, 猴爪子當然是很有力量的啊;第二點呢,猴哇,能耍。在文化娛樂上是有貢獻的;第三點,猴毛……猴毛啊,大概能打毛線。”

乙 甭大概,打不了毛線。你講講買猴的意義和它的重要性。

甲 我也不知道,我怎么講?什麼重要意義?我說不上來,講話瞎編一套,站那兒胡說八道。大伙兒聽著不像話呀。

乙 就是啊。

甲 稀裡糊塗,全走啦。就剩幾個小孩兒,還有六七個小孩兒站在那兒沒走,小孩兒站著等著看呢。

乙 等著看什麼呀?

甲 這孩子們以為我耍猴的哪。

乙 咳﹗

甲 隊長一看︰也沒人啦。隊長就站起來了,“行啦﹗咱們就頂這兒吧。哎,散啦,散啦﹗會完了,完啦。”這怎么辦呢?“隊長您給想想辦法吧?”隊長說;“告訴你呀,實在沒辦法,大家伙不願意逮猴兒,這個地方買猴哇,實在是真不行,我們不是不幫助,真正沒有辦法。”我一想︰別耽誤啦﹗趕緊走吧。得﹗把這倆老兒猴帶回天津。

乙 這倆老猴兒還要?

甲 哪能不要啊?到天津先把它們背到我家裡,跟我愛人說︰“好了,好好喂著﹗這倆老猴兒,這可是寶貝﹗不容易,千萬別給喂死。”

乙 好啊。

甲 我走﹗上廣州。

乙 上廣州干嗎去?

甲 我聽說過︰廣東人講吃猴頭,那地方一定猴多。坐火車至廣州,到那兒一打聽,不是活猴。哎呀,我想這怎么辦呢?哎﹗我忽然間想起唐詩。

乙 唐詩?

甲 唐詩有這么兩句。

乙 什麼呀?

甲 “兩岸猿聲啼不住,輕舟已過萬重山”。

乙 那是四川。

甲 對呀,四川準有猴啊。走,奔四川,坐火車,我就到了武漢了,由武漢又坐船,我就到重慶了。

乙 有猴啦?

甲 有。買著啦﹗那地方猴還真不少。買了五十個,買齊啦,家有倆,五十二啦﹗多倆﹗到天津能領超額獎。

乙 啊?這買報還超額獎哪﹗

甲 哎,行啦。五十個猴兒,好。做幾個大鐵籠子,都裝籠子裡,別讓跑啦﹗跟四川鐵路局聯繫一輛大悶子車──大鐵悶子車,連猴、帶我一起運回天津。

乙 好。

甲 回來啦﹗大鐵悶子車,不透氣﹗這五十個猴兒把我熏的,弄得我身上跟猴一個味兒。

乙 好嘛﹗誰讓你跟猴坐到一個車裡?

甲 我不跟著?三天以後全餓死啦﹗

乙 對。

甲 當然我得跟著,到天津下了火車,給公司打電話,要卡車,拉猴。

乙 拉猴。

甲 卡車開到公司門口兒,卸下來,先往倉庫搭,擱倉庫后頭。我回家看看,瞧瞧那倆老猴怎么樣啦?到家一瞧︰老猴兒跟我愛人打起來啦﹗把我愛人褂子都撕啦。

乙 好嘛。

甲 干脆弄走吧。走﹗帶到我們公司。先到寇里見課長。課長一瞧我,就愣啦﹗“喲 ?你怎么這樣啊?”“怎么這樣啦?你知道多累呀?買猴來啦,五十﹗費多大事兒,都買齊啦﹗”課長一聽,“買猴兒,誰讓你買猴兒?”我一聽,“啊,誰讓我買猴兒?你讓我買猴啊﹗這有通知單,這是誰寫的?誰蓋的章啊?你看看﹗”有他的蓋章啊。有他的簽字啊,課長一瞧︰“王文書,王文書﹗這怎么搞的?”王文書過來一瞧,“這不是我寫的,這不是我寫的﹗馬大哈寫的。”

乙 馬大哈寫的?

甲 “馬大哈寫的?怎么馬大哈又跑這屋裡寫字來啦?”

乙 是啊?

甲 就是那天的事兒──我在家接通知那天的事兒。臨下班的時候,課長啊派王文書給我寫通知,叫我到東北角某工廠買猴牌兒肥皂五十箱,讓我趕緊去。王文書寫通知吧﹗剛要寫,哎喲,不行﹗要去廁所,哎呀﹗當時就要走﹗課長一看︰嗨﹗這太麻煩啦﹗“你先把通知單給我,我先簽個字,蓋個章,一會兒你再寫。”蓋完章,課長走啦。馬大哈正在這屋呢。馬大哈跑這兒干嗎來呀?可巧哇,馬大哈有一張戲票《鬧天宮》,猴兒戲﹗這張票還挺好,五排十座,給他對象打電話,讓她去。要兩張,他就合適了,發票就發了一張,他打電話吧。傳達室電話占線了,他跑這屋打電話來了。他一進門兒,他也聽見啦,課長派我有任務。一看王文書正鬧肚子去茅房,馬大哈多事兒,“哎,老王,你走你的,我替你寫﹗我替你寫。”王文書說︰“你別管,你別管﹗我這就回來了。你別管﹗”王文書剛出去,馬大哈操起筆來就寫,其實他也聽明白了,課長讓我去東北角某工廠買猴牌肥皂五十箱。他寫就寫不了啦﹗他腦子亂啦,他淨惦記著猴戲呢﹗五排十座,好座﹗可了的《鬧天宮》,這出戲就一張票,心裡想著這個,這一忙,得﹗寫錯啦﹗東北角的“角”字兒沒寫,“牌兒肥皂”也給落下啦﹗把這通知給我送來,我一看,正好﹗“今派你到東北火速買猴五十個”。

乙 咳﹗

甲 都說明白啦,給課長氣的,“這馬大哈,什麼毛病?馬大哈啊?他管得著管不著?給他找來,找他﹗”正要找他,倉庫主任來了,跑著來的,“課長啊,課長啊,快看看去吧,馬大哈吃飽沒事兒逗猴玩兒,籠子門兒全打開啦﹗猴全放出來啦﹗”

乙 ﹗

甲 再瞧︰千貨公司變猴山啦﹗哪兒哪兒都是猴啊──鐵籠子上坐著倆,窗戶上站著仨。那邊稀裡嘩啦,鋼銅鍋也倒啦;這邊兒“ 嚓, ﹗”暖瓶也摔啦﹗

乙 你瞧瞧﹗

甲 大猴爬到貨架子上去了,往管兒燈上跳,拿它當秋千。一跳﹗“ 嚓”﹗燈管兒也掉下來啦。課長一看,“不行不行,趕緊關門關門,大伙一起動手,逮猴﹗”逮吧﹗逮了倆多鐘頭,才逮住啦,抓傷了好幾個人。

乙 你瞧瞧﹗

甲 千貨公司變破爛攤兒啦﹗這猴沒用啊,送走吧﹗都送給公園兒啦。

乙 馬大哈呢?

甲 馬大哈調工作啦,公園兒喂猴兒去啦﹗

乙 是啊?

甲 少寫了幾個字,罰我走了半拉個中國。

乙 是啊。

甲 我還得感謝他。

乙 干嗎感謝他啊?

甲 幸虧這是買“猴牌兒”肥皂啊,要是買白熊香皂?我準上北極海啦﹗

乙 是啊?
funnydeadfish
相聲行家
 
文章: 125
註冊時間: 週四 5月 08, 2008 9:52 pm
來自: 台灣,桃園,平鎮
性別: 未指定

回到 出版品的劇本

誰在線上

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: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